四季 - 散文[杂文集序]

流年似水柔情,生命随之老去。

时间无言,匆匆流过。我走过四季的风景,看到冬日的朝阳、眺望着秋日的晚霞、也听过夏夜的惊雷、闻过春天的百花。

我以前总想着把冬的寒风若是能吹进夏的酷暑那就好了,后来随着年龄的长大,也就沉默无言了。却总喜欢看着春的复苏,带来百花争艳,却始终寻不到艳压群雄的那朵花儿。但她们都有独属于自己的美丽,正如人生大梦中的我们,平凡而又特别。

夏来时总是爱和朋友们一起去玩,钓龙虾,游泳,跑闹着疯疯打打。在田地里望着不知名的小草看着粉蓝色的花儿。一天嬉闹到黄昏后,大人们各自呼喊着自家娃儿名回来吃饭。吃完饭大人们也会结伴去路上散步,聊着我们似懂非懂的话题。

当我体会到秋时,我仿佛已经长大了,因为我感觉到了大人们的一些悲伤与痛苦,在心中难已彻底摆脱。小时候总是在夏时,仿晚一个人吃完饭四处走动,也不知因何而走,现在我想那是因为幻想吧。短衫,土路,稻田的起伏,淡淡的草香,还有路过的农人和命运。

秋,因为经历了春夏,来到了她最烂漫,最自豪的时光——丰收。稻香、麻雀、果实,嗡嗡嗡的机器收割着一大片的稻田,就像收割着春夏的期待,在此刻,心中也泛开了花。喜与忧的情绪混着,吹来了一片一片的秋风,当我在秋的那一天爬到了离家十几公里的不知名山上,一片片枫林,一地秋红色的枫叶,我想起我高中的那句“层林尽染”此刻我惊喜的发现,它是一首诗,一副画。浪漫过李白,疯狂过梵高。

现在,除了当初那个时间已经离开,本该属于自己的成长也已经离开。

虽然我在南方,但每次看见雪也是极不容易,一片片雪白,一凛凛寒风,满足了几年的幻想,雪于我而言可遇不可求,冬雪很美好,但不知何时来,像极了爱情。我觉得冬是独属于我一个人的,每当我在外顶着寒风一个人走时,从这头走到那头,整片天地唯我一人,在冬吃的热食也总比其他季的好吃些,更期待些。冬有了雪,就没有了寂寞,我有了冬,就没人看得清我的寂寞。冬有一个像我一般的情人, 陪她天真陪我犯傻。冬景多美好,四季多美好,全刻在了我的年华里。

岁月带我走过四季轮回,春来,夏去,秋至,冬逝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;……

笔者:程序锁

温馨提示:本文最后更新于2020-11-10 21:58:40,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,若有错误或已失效,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星语社长

感谢您的来访,获取更多精彩文章请收藏本站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赞赏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